私募投资B站巨亏疑云股票暴涨15倍基金净值仅剩三成

今年“五四”青年节期间,哔哩哔哩(以下称B站)推出的视频《后浪》在网上刷屏,让这个定位年轻人UGC(用户创作内容)文化视频平台“出圈”,引发全年龄层热议。

5月4日至今,B站股价累计涨幅超14%。从该公司2018年3月28日在美上市算起,B站股价累计涨幅超150%。

“从政策工具角度看,财政政策应该发挥主导作用。”张斌向中新社记者表示,财政政策具有精准定向、暂时性、政策滞后时间短等特征,适用于应对疫情的一次性短期冲击。而货币总量政策发挥作用则有较长时间滞后,这要求其调整不能只看眼前,必须具有前瞻性。

同时,有投资者出示的材料显示,除了基金合同之外,基岩资本和投资者签订了一个东方价值五号的补充协议,明确约定自基金成立日起12个月内,如标的企业不能完成IPO,则担保方China Cornerstone Management Limited以基金年化6%的净收益对基金予以现金补偿。同时,如果顺利完成IPO,投资者所获得的年化净回报率将不低于8%/年。若基金未达到保底收益条件,则由担保方以现金予以补足。

基岩资本的投后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9月30日,东方价值五号基金净值为1.2290元;截至2019年11月29日,东方价值一号净值为1.3103元。彼时,相比初始净值,均有浮盈。

也就是说,投资人两年前投入的100万元只剩31.5万元。而在这期间,如果从其2018年3月28日上市时间点计算,B站股价已累计上涨超150%;而从去年9月至今,B站股价累计涨幅逾110%。

“机器人换人”说了很久,但此前市场一直担心成本、规模化、安全等问题,也让一些企业在采用机器人上犹豫不决。上海机器人行业协会相关负责人表示:“全社会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对机器人的作用有如此深刻的认识。”

CF40成员、长江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伍戈告诉中新社记者,就业数据是滞后指标,落后于GDP表现。今年受疫情冲击影响,加之大学毕业生数量明显高于前两年,短期内就业确实存在压力。但总体来看,其表现仍取决于宏观经济拉动,疫情对经济冲击是短期的,就业受到的影响也将相对短暂。(完)

“基金投向B站,为什么还会巨亏?”这是多位投资人感到不满的地方之一,并质疑该基金及代销机构违规操作、误导宣传、虚假信披。

不过,在另一份投资者提供的落款为基岩资本并加盖公章的承诺函中,基岩资本又称:“东方价值一号的投资标的为B站在美IPO增发股份,除此之外不会投资其他标的。”此外,该文件还承诺了不低于8%每年的保底收益率。

2019年12月3日(基金到期日),基金管理人基岩资本发布《到期清算公告》称,基金所持有仓位已于基金到期日前完成减持,并在2019年12月3日正式启动清算,预计60个工作日左右完成清算。然而,60天清算时间结束后,投资者仍迟迟未能收回本金和投资收益。

然而,连日来,证券时报记者收到多位上海投资人反映称:数只号称“投资B站”的私募基金产品却在近期出现巨额亏损——两年过去,产品到了兑付时,投资者却被告知该基金净值仅剩下当初的三成。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疫情是一场突击考验,更是加速产品落地、行业进阶的催化剂。”一位投行人士表示,服务机器人市场原本处于初期阶段,疫情使整个市场迅速成长,并受到投资圈的追捧。

专家们认为,经济重要性凸显,政策需要对症下药、快进追赶。尽快恢复正常生产秩序是当务之急。

基岩资本相关负责人回应记者,“基金主要投向B站”不具有可操作性,“在投资者购买公司产品之际,我们也强调基金产品的风险且为维护投资者权益,产品倾向于分散投资。”“美股市场风险大,QDII基金尤甚,不允许投资单一标的。其次,产品标的是Pre-IPO企业,股票发行时间、价格、份额不定,本着提高投资者收益的意愿,对于投资二级市场的基金超募部分,基金经理选择在股价下行区间,适当地投资其他产品。”上述负责人称。

基岩资本方面对此的解释则是,在投资者购买产品过程中,公司要求业务人员当面或录音形式告知收益风险,但“产品发行初期,企业员工培训落实未到位,以致运营人员在相关文件中使用不正当用词。合同并无出现上述信息”。

然而,眼见该基金将要兑付的当口,风云突变。

该人士称,当前派出协调小组驻场基岩总部追查,向管理人所在的地方监管部门如实反馈相关情况、协助相关投资人报警,组织沟通会。目前,有上海投资人告诉记者,东家财富方面告知:购买东方价值五号的部分投资人签署了协议,“后续分步返还本金”,但东方价值一号的协议“还没谈好”。

在整个产品发售及管理过程中,投资者,管理人基岩资本,代销方恒天财富、东家金服、泛华、普益财富等,托管机构国泰君安证券,究竟谁来为巨亏负责?

在记者采访中,多家智能服务机器人企业表示,疫情期间,来自医院的机器人订单增长迅猛,尤其是多功能消毒机器人等已成“爆款”。

就在本周,上海擎朗智能宣布完成2亿元B轮融资。擎朗智能专注于室内无人配送机器人研发和生产,主要产品可应用于餐厅配送、酒店服务、快递和外卖配送等各个场景。医疗配送机器人是公司的最新尝试场景。这次擎朗智能驰援武汉方舱医院,“无接触”送餐机器人全程免接触送餐送药,提高配送效率,也有效防止病毒的接触性传播。

不过,突如其来的疫情对国内线下餐饮市场有所冲击。但李通认为,随着疫情逐渐好转,餐饮行业恢复后必将迎来业务快速增长。同时,受疫情影响,大家会更注重公共卫生,“无接触配送机器人”也将成为一些餐饮企业标配。

事情要从两年多前说起

从投资人向记者出具的东方价值五号的募集材料里,推介信息详细介绍了B站项目。在基金二季度报告中,写明该基金主要投向哔哩哔哩IPO份额,但基金合同的投资范围中仅包含收益互换和各类资管产品。一份代销机构的重点项目推荐邮件里,也称拟投向B站IPO项目。

统筹推进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部署会议近日在北京召开。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出席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习近平指出,新冠肺炎疫情不可避免会对经济社会造成较大冲击。越是在这个时候,越要用全面、辩证、长远的眼光看待中国发展,越要增强信心、坚定信心。综合起来看,中国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没有改变,疫情的冲击是短期的、总体上是可控的。

华创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张瑜认为,以此为标志,中国经济政策进入“小跑追赶”阶段。

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同时有序复工复产,中国需要找到“黄金平衡点”。既不能对不同地区采取“一刀切”的做法、阻碍经济社会秩序恢复,又不能不当放松防控、导致前功尽弃。

此外,疫情带来的损失部分已充分暴露,部分则仍待发酵。如企业复工普遍推迟,劳动者返岗务工相应延后,旅游、餐饮等服务业生产经营困难加大,市场招聘需求下降等连锁反应。

尽管宣传材料中两只基金并没有表示投向中概股IPO项目。但数位投资人均告诉记者,基金管理人和代销机构有口头承诺,募集资金将投向B站。

当前,基金管理人基岩资本、代销机构、投资者等多方还在不断交涉中,争议的焦点主要在三个方面:募集资金究竟投向哪,承诺保本保收益如何定责以及后续兑付方案。

医疗机器人虽无法扮演最核心医疗服务提供者的角色,但却可以让医护人员将更多时间投入到更核心的医疗服务上。“未来,每个病房都会有一个机器人。”潘晶坚信,这一目标不久会变为现实。

服务机器人迎来十年黄金期

3月10日,武汉最后一个方舱医院休舱。简短的仪式上,被医护人员亲切地称为“战友”的上海达闼云端智能医护机器人,一起参加仪式,大家纷纷与其合影留念。在方舱医院,来自达闼的医护助理、消毒清洁、送药服务、测温巡查等服务机器人与医护人员并肩作战,最大限度保障安全,提高防护效果。除了达闼,钛米科技、擎朗智能、高仙机器人等一批沪上企业开发的清洁消毒、送餐配药等机器人都第一时间奔赴前线提供服务。

达闼科技联合创始人汪兵告诉记者,方舱医院使命完成后,达闼将抓紧对相关产品进行迭代升级。“目前已接到多家医院订单,企业正抓紧复工生产,让这些经过实战检验的智能医疗机器人,更快地运用到日常医疗服务中。”

2017年底,广州基岩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基岩资本)发行“东家-基岩东方价值发现一号”(以下称东方价值一号)和“东家-基岩东方价值发现五号”(以下称东方价值五号)。均是100万元起购,认购费为1%,管理费为2%;基金期限为两年,其中一年封闭期、一年退出期,2019年12月4日到期。

“无接触配送机器人”将成标配

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有为,已经出台的财政贴息、大规模降费、缓缴税款等政策要尽快落实到企业。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更加注重灵活适度,把支持实体经济恢复发展放到更加突出的位置,用好已有金融支持政策,适时出台新的政策措施。

“小跑追赶”要稳,还须找好节奏。宏观政策重在逆周期调节,节奏和力度要能够对冲疫情影响,防止经济运行滑出合理区间,防止短期冲击演变成趋势性变化。

在机器人行业发展中,服务机器人属于后来者。它是制造业与AI结合后的显性终端产品,国内尤其是上海在这方面的发展与国际几乎同步。当前,我国已把发展人工智能上升为国家战略,上海更提出打造世界人工智能新高地的目标。业内判断,随着AI技术发展,与之相伴的服务机器人,会迎来十年黄金增长期,一改长期以来“叫好不叫座”的局面。

“消毒机器人”成为抗疫明星

近来,上海的多位投资人已经多次赴其当时购买产品的代销机构东家金服“讨说法”——出现基金延期兑付、清算的情况时,为什么迟迟没有对投资者给出解决方案?

从证券时报记者获得材料看,东方价值一号的产品规模为5100万元;根据基岩资本向投资者出具的电话会议沟通记录,同期成立的东方价值五号总规模为3.6亿元。两只产品共募集约4.1亿元。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高级研究员张斌分析说,此次疫情对经济的影响有两大特点:一是对宏观经济短期负面影响明显,但随着疫情好转,负面影响会逐渐消退,不改变宏观经济运行中长期轨迹;二是对经济各部门影响的程度、时间长短等存在差异。

张瑜注意到,当前各地基本按照每周评估一次的节奏,及时调整各区(县)疫情分级标准,避免地方官员因担忧追责而犹豫复工。“有了标准,就有了‘小跑追赶’的基础。”

钛米的“消毒机器人”也成为这次“抗疫”明星。其实,钛米在疫情中先后输送了自助发热初筛工作站、隔离病房陪伴机器人等,用于解决疫情现场医护人员自身安全及病人的病情筛查、隔离区送药等。公司创始人潘晶透露,目前公司约有350台机器在全国130多家医院运行,后续订单正加紧交付。

此次会议上,习近平就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提出8点要求,涉及宏观调控、稳就业、脱贫攻坚、保障民生、稳外资等方方面面。

疫情中经受考验的擎朗智能服务机器人,对未来市场也有更大的底气。擎朗智能创始人兼CEO李通表示,根据美团数据,全国有超过1039万家餐厅,国内餐饮市场体量大,配送需求高。目前,擎朗已和1000多家B端客户有合作,进入全国400多个城市和多个海外市场。

东家金服方面人士向记者解释,早在今年年初,基岩资本宣布清算延长时已经获悉情况,并成立专门负责推动资金清算的协调小组。该人士称,“2020年1月7日就正式发函件至基岩,要求其尽快向投资人披露最新净值数据、持仓明细、QDII资管计划变现安排、基金管理费用等信息,但未得到明确答复;3月26日,基岩方面向东家金服承诺在2020年4月10日之前完成清算应兑付全部本金及收益。然而,到2020年4月2日,基岩突然告知之前发布的持仓信息和资产净值并不准确,募集资金并未投资于所承诺的投资标的(B站),相关基金的最新实际净值并非此前在2019年12月底所披露的1.3元左右,而是在0.3元左右。”

今年3月3日,投资人再次收到基金清算说明称,基岩资本力争在3月31日之前完成基金清算,并于4月初完成基金分配工作。但到目前为止,仍有部分投资人告诉记者,“原本早该清算的基金仍然一直没兑付。”

这个“下挫”幅度有多大?这时,投资人被告知,截至今年3月31日,东方价值一号基金、东方价值五号基金的净值均为0.315元;也就是说,从去年11月底到今年3月,东方价值一号净值下降了75.96%;而过去半年时间,东方价值五号净值下滑了74.36%。

抗击疫情中,人们看到机器人解决公共卫生安全问题的能力。

在整个过程中,投资者、管理人基岩资本、代销方恒天财富、东家金服,托管机构国泰君安证券,究竟谁来为巨亏负责?

基岩资本上述负责人称,“已与投资人及所有代销机构共同协商了处理方案”,“基岩直销的投资人已经按照兑付方案收到了部分资金,在恒天财富、泛华代销机构购买产品的投资人,陆续收到部分资金”,而其他代销渠道“自行制定其渠道投资者的实际处理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