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连屏丨柯马凯中国共产党最大的特色是代表人民利益

生于北京长于北京的英国人柯马凯,深受中国文化滋养,创办了北京第一所国际学校,向更多外籍孩子传播中国文化。

柯马凯的父母是国际共产主义战士,一生与中国结缘。上世纪40年代,伊莎白与丈夫柯鲁克应中国共产党之邀深入华北解放区的农村,与农民同吃同住,一起劳作,开展社会调查,出版的人类学著作享誉海外。新中国成立后,他们成为新中国英语教学事业的拓荒者,为新中国培养了大量外语人才。2019年9月29日,伊莎白获得中国国家对外最高荣誉勋章——中华人民共和国“友谊勋章”,以表彰她为中国教育事业和中外友好交流作出的杰出贡献。

迷你基金遭遇业绩难题

柯马凯认为,中共的作风是接受群众的监督,有事和群众商量,‌‌不像西方许多国家那样把大量的精力用于每三五年搞竞选。柯马凯称,‌‌许多西方国家的选举制度并不民主,他表示,这样的制度十有八九都是‌‌谁竞选花钱多,谁当政,‌‌竞选花钱多的政党往往并不是最关心人民利益的政党,而是富人的政党。柯马凯表示,评价党的制度的优越性还是要看发展成果,英文常说检验真理的标准是看成果,谚语叫The proof is in the pudding。‌‌

如今,迷你基金已成为困扰基金公司和行业发展的一大难题。对迷你基金而言,一旦产品规模过小,且没有持续、出色的管理业绩,产品很容易面临清盘的风险。在沪上一位基金分析人士看来,管理费不足以支撑公司运营、在营销上难以获取资源、无法留住优秀投研人才、影响后续产品申报等,均是迷你基金过多带来的负面影响。

‌‌后来北京解放后,‌‌中央外事学校搬到北京成为北京外语学校,再后来‌‌发展成‌‌如今的北京外国语大学。

伊莎白曾经表示:“我非常幸运,见证了这个伟大的时代。”新中国成立前中国连年战争不断,正是中国共产党为中国带来了和平。伊莎白之子柯马凯接受央视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己在中国生活多年,见证了中国近70年的伟大变迁,认为中国共产党最大的特色是代表人民利益,有事儿和群众商量。中国共产党最伟大的成就是让数亿人民摆脱贫困。这与西方政党热衷将精力金钱投入竞选明显不同。

2019年9月29日,伊莎白获得中国国家对外最高荣誉勋章——中华人民共和国“友谊勋章”,以表彰她为中国教育事业和中外友好交流作出的杰出贡献。

在公募基金头部化的背后,一批迷你基金则逐渐被边缘化,面临着严峻的生存压力。Wind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三季度末,全市场7132只具可比数据的公募基金中,有1900只基金的管理规模低于2亿元,占比达26.64%,其中规模低于5000万元的基金有652只。

从基金业绩来看,不少迷你基金表现不佳。以偏股混合型基金为例,Wind数据显示,截至11月6日,三季度规模低于5000万元的偏股混合型基金今年以来平均收益率为31.74%,比该类型基金平均收益率低18个百分点以上。

值得注意的是,即便不少权益基金设置了募集上限,市场上仍出现了数百亿元甚至上千亿元资金涌入某只产品,导致配售比例较低的情况。比如,陈光明旗下睿远基金于今年2月发行的第二只公募产品——睿远均衡价值三年持有期混合在发售当日吸引了超过1200亿元申购资金,配售比例低至4.9%;7月8日,由明星基金经理王宗合挂帅的鹏华匠心精选混合基金单日狂卖1300亿元,最终配售比例为21.88%。

在上述研究员看来,对于权益基金而言,长期优秀的业绩是壮大规模最直接的方式。“今年也有一些小微基金因为亮眼的业绩表现,规模大幅跃升。例如,广发高端制造去年底规模只有0.5亿元,今年以来收益率超过122%,规模也增长至70多亿元。还有农银汇理新能源主题今年以来收益实现翻倍,基金规模从去年底不足1亿元增长至20多亿元。”

深入田间又躬耕教坛 伊莎白夫妇从中国社会变革旁观者变为参与者

例如,凯石源三季度末基金规模不足300万元,凯石源A今年以来收益率只有4.08%,凯石基金旗下另一只基金凯石淳行业精选也面临相似的窘境,其最新规模为0.77亿元,A类份额今年以来收益率为22.21%。无独有偶,中邮沪港深精选、东方区域发展等基金规模均不足1000万元,基金年内收益率都低于7%。

行业“马太效应”愈演愈烈

柯马凯:中国共产党心系群众善于创新 评价制度优越性应看发展成果

柯马凯表示,世界上各种各样的政党兴衰成败不胜枚举,但像中国共产党已近百岁依然那么充满朝气和活力,实在罕见。在中国共产党带领下,中国经过70多年的奋斗从“一穷二白”到建设成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更是独一无二。

在当地村民心目中,伊莎白夫妇“是高级知识分子,但没有一点架子”,村民回忆:“他们见到我们总是问寒问暖,平易近人。每天比我们劳动的时间还长。”从采访、笔记整理、誊写打印、装订分发文件、照相、冲洗到提水、扫地、通信联络,他们都是亲自操劳。

以易方达基金张坤为例,截至11月6日,他所管理的易方达蓝筹精选、易方达中小盘今年以来收益率分别为73.23%、59.55%,上述两只基金规模也大幅增长,较今年初合计增加350亿元。

柯马凯认为中国共产党是一个非常有活力的党,不教条,善于“活学活用”,善于创新。中国共产党能把马克思主义的教导、外国的理论经验,以及中国的传统思想和实际情况相结合,总结出新的理论、推出新的方针政策。而且能在不同时期利用不同的手段促进社会经济发展,才能做到与时俱进,又不忘初心。

柯马凯1951年生于北京,说到这些年中国经济水平的发展变化,柯马凯感叹良多。他回忆小时候很喜欢去农村玩耍,小时候‌‌‌‌北京城‌‌规模不大,基本上二环以内才是城市,‌‌出了二环都是庄稼地。他清晰地记得,50年代农民住的都是平房,很多还是土坯房。‌‌他上小学的教室,‌‌墙是‌‌泥土糊在芦苇秆上,芦苇秆又挂在木制龙骨砌成的。‌‌现代社会里,这样的房子早被淘汰了。说起交通,他说小时候‌‌三轮车都少见,‌‌后来才逐渐有了自行车和公共汽车,现在是满大街的私家车和四通八达的地铁。‌‌‌‌这些都是他眼里中国社会天翻地覆的变化。

最终,经过详细的考察,伊莎白完成了社会调查著作《十里店——中国一个村庄的革命》和《十里店——中国一个村庄的群众运动》,真实记录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一个重要阶段。

一口京腔 柯马凯见证中国近70年社会变迁

在沪上一位基金研究员看来,头部公司以及头部基金经理的业绩相对更好,部分迷你基金长期业绩不佳,从而造成恶性循环,资金不断向头部集中。

伊莎白之子柯马凯这样评价母亲的这份人生选择:“我母亲当初选修人类学,是因为她对人类发展有浓厚的兴趣。在中国,她历经了军阀混战、抗日战争、新中国建设、改革开放……这其中有飞跃,也有挫折,这么丰富的人生经历,特别有意义!她不是袖手旁观地看看报道,而是投身其中,从直接观察到参与其中。”

书籍出版后,他们本来打算回到英国,当时中央外事组邀请他们留下来,说‌‌新中国即将成立,‌‌要创办中央外事学校,‌‌需要外事方面的人才,希望他们去教外语。于是,1948年,伊莎白和柯鲁克告别了十里店村,前往河北省石家庄西部一个叫作南海山的村庄教授英语。教学班初设时,学生只有二三十人。当时条件艰苦,‌‌没有教室,大家坐着小‌‌马扎在田野里上课,师生们寄住在农民家中。‌就这样,伊莎白和柯鲁克在英语教育岗位上度过了自己的后半生,成为新中国英语教学事业的拓荒者。‌‌对此,伊莎白说:“我们从旁观者变成了参与者。”

随着基金赚钱效应日益突出,基金发行市场持续火爆。数据显示,今年以来成立的新基金合计募集规模历史上首次突破2.5万亿元,以目前基金热销情况看,全年新基金发行总规模有望超过3万亿元。

事实上,资金向头部基金公司和头部基金经理聚集的态势已日趋明显。截至今年三季度末,全市场“最有钱”的10位主动偏股基金经理,管理资产总规模达到5843亿元,而全部偏股基金总规模约为2.8万亿元。这意味着,数量不到全市场1%的偏股基金经理,管理着全部偏股基金中超五分之一的资产。具体来看,刘格菘、张坤、茅炜、胡昕伟、王宗合等基金经理的管理规模均超过500亿元。

1947年,伊莎白和丈夫以国际观察员的身份来到河北省武安县十里店村,进行社会调查。当时,他们和当地村民一起参加了一连串大大小小的、正式和非正式的会议,并多次在自己的宿舍里召开座谈会,田间地头到处都有他们的身影。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共有34只权益基金的发行规模超过100亿元,而这些基金主要为大中型基金公司所有。其中,汇添富基金一家就占据9只,易方达基金有4只,南方、鹏华基金各有3只,富国、广发、嘉实、华夏各有2只。

此外,在业内人士看来,公募基金行业大幅扩容,以及产品同质化严重,也是导致迷你基金数量增多的原因。“当前基金数量不断创新高,目前已经超过7000只,有些产品本身设计落后、定位不清晰,很难被投资者认可。而且新产品不断发行,投资者仍存在赎旧买新的行为,在激烈的行业竞争中,很多小公司的基金发行尤为艰难,本来规模就很小,在新产品成立打开申赎之后,规模进一步缩水沦落成迷你基金。”

说起对中国共产党的印象,柯马凯称他最受触动的是老一辈领导人不畏艰辛,走长征路、住窑洞,不追求个人享受,所以能够感化、能带动老百姓从而建设更美好的社会。如今党的领导人也曾下过乡、体验过普通老百姓的生活,这样接地气的领导人能为老百姓着想,所以中国脱贫进展才能如此可观。

据《武安县志》记载,一位十里店村民曾回忆:“他们深入田间、打谷场、担粪路上,凡是有我们村民活动的地方他们都会去。有一次跟我一起边走边说一起到地里,还接过我的镢头刨了一会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