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科技大学印杰研究型大学是原始创新的驱动力

(浦东开发开放30年)上海科技大学印杰:研究型大学是原始创新的驱动力

中新网上海4月29日电 题:(浦东开发开放30年)上海科技大学印杰:研究型大学是原始创新的驱动力

“世界各国的高等教育在社会变迁中都有两次较大的转型,第一次是为适应工业化需求进行扩张,第二次是后工业化时代,知识创造成为经济主要推力,高等教育就必须培养出具有创造力的人才,就会催生出更多的研究型大学,”印杰说:“2010年左右,上海对知识创造能力和这类人才的需求开始快速攀升。”

雷锋网原创文章,。详情见转载须知。

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了解到,当地时间周二,谷歌宣布,它将无限期推迟面向企业的Cloud Next云计算大会。此前,该会议也已经从现场会议改为线上举行。

“科研成果与应用之间通常存在鸿沟,我们通过制度创新去弥补,”印杰解释,上科大鼓励教师用自己的成果开公司,可担任董事长或首席科学家,但不直接做经营管理工作,因为“教师仍需在校培养学生、做原始创新研究,这样不仅可不断产出新成果,也可引领学生更了解创新需求。”

而上科大的科研设施与张江的大科学装置、大型企业的研发中心等共同构成了张江科创生态中层级完整的“公共平台”。

从专注领域前沿创新的教师,到激发思维的教学模式,再到有效缩短成果转化路径的平台支持,上科大打造了原始创新驱动的产学研用投“闭环”。

印杰指出,张江面向“科学之城”的发展实质上经历了三个阶段,前5-10年建立了上海光源、国家蛋白质设施、上海高等研究院等一批科学设施;第二步即是建立了研究型大学;有此基础之后,张江的发展恰好与上海科创中心建设合拍同行,成为打造创新策源地的重要承载区。

2013年,上科大由上海市人民政府与中国科学院共同创办,成为一所“顶层设计”下的全新研究型大学。

华联会主席郑征介绍说,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照顾华人社区里的老人们也是华联会义不容辞的责任。在疫情发生初期,华联会就给中国城芝英大厦及28街老年公寓用快递寄了2000只口罩。

此外,上科大举办的学术讲座、国际会议等通常都会吸引大量的科创企业前来参加。而更多的大型企业会关注研究型大学不断涌现的创新成果,并主导其与当前的前沿产业进行有效结合。“这会使创新成果的产业价值在第一时间被发现,转化为发展动能。”印杰说。

提及张江的未来发展,他充满信心:“未来五年这里还会有一批科学设施建成,再加上复旦、上海交大、上科大等高校和科研院所,几平方公里可能就会容纳几万名科学家和教授,张江的未来不可限量。”(完)

“不但要培养出好学生,做出创新成果,还要将成果高效转化为现实生产力。”印杰称。

“上科大从某种程度上即是为张江科学城而生。经过20余年发展,张江的科技与产业在国内领先,但高等教育布局相对滞后。上海很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要建立研究型大学、研究院等,促进教育跟科技、产业的融合。”上科大副校长印杰在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时表示。

今年,谷歌很有可能在大会上推出Pixel 4a系列手机,并且会更深入地讨论Android 11的新功能,然而所有的预期都被摁下了暂停键。雷锋网

1992年,上海浦东腹地的张江高科技园区开园,是中国第一座以“高科技”命名的园区,为的便是“浦东的发展、上海的振兴不仅要靠传统工业,而且还要有高科技产业。”

作为华人经济支柱产业之一的餐饮业也没有缺席。鉴于目前美国疫情非常严重,战斗在一线的人员尤为辛苦。美中餐饮业联合会胡晓军主席和陈明峥理事长等3月28日发起倡议,每天为当地一线工作的警察和医生及消防队员和媒体工作者免费提供工作餐。他们的倡议得到了广泛的热烈响应。

在印杰看来,张江在科技与产业实现迅猛发展后,便会对原始创新这一更高层次的驱动力产生需求,从而自然催生研究型大学出现。

“人才、设施、成果、氛围,是研究型大学科学‘辐射力’的体现,”印杰说:“对于科技创新而言,物理空间上的聚集十分必要,任何一个地方的创新都与高科技人才的密度成正比。”

研究型大学如何进行产学研转化,成为创新产业生态中的“关键链”?

作为当地众多华人组织的“龙头”社团,大芝加哥地区华侨华人联合会(简称华联会)一马当先,与大芝加哥各个部门和机构相互支持,并肩作战。他们看到,疫情当下大芝加哥地区公共服务部门如警察局、消防队仍然坚守岗位,为居民提供服务。为了给公共服务部门人员提供基本防护用品,华联会把筹集的善款部分购买了20000个口罩捐赠大芝加哥地区各警察局。

美国疫情的严峻,让中小企业,包括华人的工商业者在内,受到了极大打击,损失惨重,难以为继。为了保持和振兴经济,政府陆续推出了“经济伤害灾难贷款”(EIDL)和“工资保障计划”(PPP) 等条件优惠(低息,符合规定部分可以免还)的补助和救济项目。其中PPP项目是名为“CARES”的纾困计划的核心,目的是鼓励中小企业不裁员,而这正是不少华人企业面临的急切问题。

为科创生态辐射“科学力量”

在定于今年5月12日至14日举行的谷歌I/O开发者大会上,谷歌通常会展示Android和其他谷歌服务的新功能,并发布新的谷歌硬件设备。

”出于对开发人员、员工和当地社区的健康与安全的关注,并且符合当地湾区政府的‘就地保护’要求,我们很遗憾不会以任何形式举行I/O开发者大会,” Google在推文中说,“目前,所有人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将精力集中在帮助人们应对我们面临的新挑战上。我们将继续致力于通过开发者博客和社区论坛与您共享正在进行的Android更新。”

但是,由于语言和其他方面的障碍,许多华人企业对这一新的贷款计划并不了解。“先锋资本管理”总裁马静媛,想华人之所想,急华人之所急,主动提出为广大的中小微企业提供联邦政府纾困贷款的咨询与申请服务。她和工作人员一起,不厌其烦地了解情况、解答问题、填写资料、联系银行,这一切都是完全免费。(张大卫)

这一问题或许可以在上海浦东新区的张江科学城中获得答案。上海科技大学(下称“上科大”)作为一所坐落在科学城中的研究型大学,生而成为张江科创生态的重要组成部分。

图为胡晓军(右一)和会员们在准备外送免费餐饮。(受访者供图)

去年,Google谈到了对Android、Google搜索等其他服务的更新。它还发布了Nest Hub Max和Google Pixel 3a和Pixel 3a XL手机。但是,由于新型冠状病毒的蔓延,许多科技会议都被取消、更改或推迟。

“为什么要与中国科学院一起办大学?因为研究型大学首先是科技与教育的融合。上科大建校是先建科研设施,再建教学设施,以此吸引高水平学术人才;先招研究生,再招本科生,以科研为导向。这与传统中国大学建立的过程相反。”印杰说。

作者 樊中华 李姝徵 郁玫

支持这一成果输出模式的,是上科大面向全球的招聘体系和终身教职考评机制,以及高度专业的校内成果转化支持部门和投资平台。“校内支持部门可按照不同领域,对创新成果进行产业化路径选择的支持与引导,”印杰说。

此外,华联会还联合美国餐饮业联合会为第一线医务人员提供免费午餐,响应市长的号召,支持“芝加哥市COVID-19 新冠紧急救助基金”的捐赠。迄今为止,华联会已经捐赠善款达三万多美元。华联会旗下的许多侨社团和中文学校、校友会及非盈利社会服务组织,也都以各种形式与主流社会的人士们站在一起,投入了这场全社会都已卷入的抗疫战斗之中。

3月13日,苹果公司表示,通常为期一周2020年度全球开发者大会将只在网上举行。Facebook和微软也取消了春季开发者大会的现场部分。

“上科大作为张江科创生态中的重要部分,首先输出了人才,这不仅指学生,还有青年教师、教授,”谈及研究型大学在生态中的重要角色,印杰说,“张江很多企业都会到学校来与教授聊天,听取建议,碰撞火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