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矶华人学生创信息平台搭捐赠医护桥梁助抗疫

中国侨网5月8日电 据美国《世界日报》报道,家住洛杉矶尔湾市的倪佳俊(Jackie Ni)就读12年级,看到新冠疫情暴发以来华人社区大量捐赠,但苦于找不到最需要防护物资的第一线对接医院,于是运用课外所学的编程知识,创建帮助捐赠方与接收医院信息对接的网站平台,已帮助超过60家第一线医疗机构获得急需的医用物资和捐款,短短几周,通过该平台捐物捐款价值超过83900美元。

倪佳俊生活照。(美国《世界日报》/受访者提供)

软件作为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的“灵魂”,发展过程中不断催生新技术、新模式和新业态。智能写作就是软件产业其中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是指通过计算机语言对自然语言的加工编程,实现自然语言的数字化、智能化和自动化。目前,包括智能写作、智能语音等在内的计算机自然语言处理产业方兴未艾,大量玩家正在涌入这个市场。

成立于2019年的妙笔智能就是其中一个代表。该公司创始人、CEO周登平向每经记者介绍道,妙笔的定位是“全流程智能创作AI助理”,服务新闻写作、定制化资讯、企业传播等领域。在他看来,当前人工智能写作整体市场并不算大,主要运用在媒体、商业文案等方面,市场玩家大致可以分为三类。

现状:不断涌入的市场玩家

从统计的情况可以看出,除了巨头在布局人工智能业务的时候会涉足该细分领域,当前主要的AI写作创业公司也分为几种不同类型。拿到融资的公司业务范围普遍比较宽泛,例如针对媒体、电商、政务以及个人;而一些公司虽然只针对个人客户、商业模式较为单一,但由于用户基数庞大,也有比较充足的现金流,占据了一席之地。

不过这样的话题显然已经是老生常谈。如果说,AI写作刚落地时大家还充满惶恐,那么现如今技术已经不再被简单地视为“门外的野蛮人”。过去一两年时间内,在媒体行业乃至整个文字写作和艺术创作的领域,AI已经在发挥更深刻和全面的影响。这个细分赛道目前有哪些顶尖公司?与人工写作是竞争还是合作的关系?行业发展的前景和掣肘又在哪里?《每日经济新闻》走访了多位从业者、行业专家和投资人,希望能为这些问题找到答案。

他很欣慰,知识和创意能够发挥作用,为社区度过疫情难关有所作为。目前许多医院和医疗中心已在利用这个平台提供的信息优势,并获得捐赠帮助。

不止是来自AI的批注或鼓励。文字新闻、视频广告,甚至你读的诗、听的歌、看的画,都有可能是机器人创作的。AI不仅可以自己创作,甚至还能对文字加以润色、提升,人工智能写作的时代正在全面来临。难怪有人笑言,未来记者和编辑将会被机器代替,大部分的媒体从业者将失业。

三是加大刑事打击力度,不断净化市场环境。在被告人许某某、鲁某某等9人犯假冒注册商标罪、王某犯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一案中,涉及多名被告人因假冒、销售假冒世界知名品牌“科颜氏”化妆品,一审、二审法院准确认定共犯,严格适用刑罚,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至一年四个月不等的实刑,并分别被判处高额罚金。二审当庭宣判后,法国大使馆通过外交照会上海高院,对上海法院的司法保护工作表示感谢。

除此之外,正如周登平所说,许多媒体近年来也推出了自己的写稿机器人。例如国外有美联社的WordSmith、华盛顿邮报的Heliograf、以及纽约时报的blossom,国内则有新华社的“快笔小新”、第一财经的“DT稿王”等。

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副院长黎淑兰表示,2019年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创新方法升级多元解纷机制,在部分专利侵权案件,以国家知识产权局是否最终维持涉案专利效力作为调解协议附加条件,促进双方当事人在现有状况下达成和解,取得理想效果;探索在技术类案件中邀请技术调查官参与调解,在固定技术事实的基础上缩小双方争议,为调解工作的开展创造空间。

“无症状感染者是当前疫情防控的最大风险点。”陈广胜说,核酸和抗体检测是发现新冠病毒及感染的基本手段。为使相关检测工作有序开展,浙江建立了一体化健康检测信息系统,4月8日至26日,已有15万人接受政府组织的重点地区重点人员健康检测,该数据不包括入境人员检测和用人单位自行开展的检测。剔除在集中隔离点的境外输入因素,该省通过主动筛查已发现8例无症状感染者,其中从湖北输入7例。

上海高院知识产权审判庭庭长刘军华介绍了“2019年上海法院加大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力度典型案件”。据悉,2019年,上海法院坚持改革创新,加大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力度,为推进上海知识产权审判高地建设、着力优化创新创造营商环境提供了优质高效的司法服务和保障。

2019年,上海法院审理了一批大标的额、有较大社会影响和新类型疑难复杂案件。其中包括假冒“科颜氏”等注册商标罪、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案,《鬼吹灯》“同人作品”著作权侵权及不正当竞争案,《热血传奇》游戏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小黄人”动画形象著作权纠纷案等。

同时,浙江提出加快提高该省医疗机构检测能力,要求今年4月底前每个县(市、区)至少有1家医疗机构具备核酸和抗体检测能力,5月底前各级疾控机构和三级医院全部具备检测能力,6月底前开设发热门诊的二级以上医院全部具备检测能力,对重点人群做到应检尽检,对复工复产复学人员聚集的单位、场所优先做到愿检尽检。

倪佳俊解释,“我不能去疫情前线医院做什么,但我知道如何编程,也有很多经验,我可利用自己的技能帮助社区”。倪佳俊想到建立网上平台方便大家捐赠,他开始着手创建帮助捐赠信息对接的网站平台,将愿意捐赠医疗物资的人们与有需要的机构联系起来。

一是足额支持赔偿诉请,充分体现权利价值。在美国平衡身体公司诉永康一恋运动器材有限公司侵犯商标权纠纷案中,上海浦东法院平等、严格保护中外市场主体的知识产权,全额支持原告300万元(人民币,下同)诉请,该案系上海首例适用知产侵权惩罚性赔偿案件。

他同时坦言,AI写作会逐步推动相关行业的技术变革和工作模式变革,一旦AI写作能力达到某个临界点,会对相关行业造成颠覆性的影响。而我们是否已经做好了准备?如何去应对由此带来的焦虑?怎样学会与机器和谐共处?这些可能都是应该好好思考的问题。

陈广胜表示,为全面加强医疗机构感染管控,及时发现和阻断传染源,浙江省决定对各级医疗机构所有工作人员进行核酸和抗体检测,对所有发热门诊患者和住院患者住院前进行核酸和抗体检测。

作为人工智能写作领域的创业者,周登平已经习惯了被人问到AI写作与传统写作的关系。这一点在妙笔与媒体合作时表现得更为明显,总有人半开玩笑地问他,“用了你们的产品我们会不会就失业了”。

据悉,4月30日,米舒斯京透露自己已感染新冠病毒。俄总统普京当天签署命令,由第一副总理别洛乌索夫代为执行总理职责。

不过随着AI技术的快速发展,人工智能写作的技术平台也在不断迭代中。联想创投董事总经理王光熙就对《每日经济新闻》表示,人工智能写作的发展依赖于AI技术和行业domain knowledge两块因素。“现有的AI理论框架还不能支持一个高度智能化的通用型应用,所以这块背后一方面需要很强的AI技术能力(主要是NLP等和语言相关的)和针对特定应用领域的行业落地能力和数据能力。拥有这两块跨界综合能力的团队会在未来这个领域的竞争比较有机会。”

二是探索多种程序机制,有效维护合法权益。在上海点点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与上海犀牛互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等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中,上海知识产权法院首次运用证据出示令制度,责令被告提交有关被控游戏营收的证据,并因两被告拒不提交证据,参考原告的主张和提供的证据将一审判赔金额从20万元改判至300万元。

著作权只是AI写作的诸多争议点之一。毫无疑问AI写作确实提高了写作效率,但在折射出人自身的“不完美”时,人工智能技术也带来了新的社会公共议题和伦理挑战。比如,人与机器的关系这一充满“未来感”的话题。

每经记者也整理了一个当前世界范围内人工智能写作领域的部分玩家名单,数据来自清科私募通和公开信息:

争议:“人工智能写作是一面镜子”

北京大学计算机科学技术研究所教授万小军也告诉我们,按照人工智能的三阶段划分(弱人工智能、强人工智能、超人工智能)来说,机器写作仍属于弱人工智能,AI写作能力跟人类相比要弱不少,目前主要擅长撰写体育、财经、娱乐等领域的报道性文章,这些文章比较套路化、有规律可循。目前的技术由于缺乏归纳、推理能力而无法撰写深度报道,缺乏联想、创新能力而无法撰写故事与小说。同时,对机器写作的质量评价通常比较困难,这也制约了机器写作技术的发展。

最后以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杨庆祥的几段关于AI写作的文字来结尾吧。他是这么写的:

而在上海鸿研物流技术有限公司与义乌市瑞来塑业有限公司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案中,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准确适用相关司法解释对“情况紧急”的规定,首次作出行为保全裁定,并至展会现场送达,及时保护了专利权人的合法权益。

今年初,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作出判决,为“人工智能写作领域第一案”定了调。该案件由腾讯公司状告“网贷之家”未经授权许可,抄袭腾讯机器人Dreamwriter撰写的文章,最终以腾讯公司胜诉告终。该判决结果也表明,从司法的角度,AI生成作品属于著作权法保护范围。

倪佳俊五岁随父母从浙江温州移民美国,父母是商人。他非常喜欢计算机编程,多次参加很多编程赛事获奖,包括一些国际编程大赛。

一直以来,AI写作和传统人工写作的关系都被渲染得富有冲突和争议性,不过周登平不这么看。他也会一遍一遍地向对方解释,对于写作来说,AI和人目前主要是合作关系,更多是人利用AI提高了写作效率,也帮助提升了产量。

AI写作早就不是一件新鲜事了。微软旗下的人工智能机器人“小冰”在2017年就出版了自己的诗集《阳光失了玻璃窗》,里面的小诗清新又灵动,丝毫不逊色于人类诗人。比如这首:“看那星,闪烁的几颗星,西山上的太阳。青蛙儿正在远远的浅水,她嫁了人间许多的颜色。”

一位新媒体从业人士向每经记者坦言,他尝试过世面上常见的多款人工智能写作App。就体验而言,AI写作并不能代替文案完成相关文章的创作,更多的应该叫做共同协作。“在没有灵感或者方向的时候,通过AI找到不同领域的写作角度、做思维拓展和参考,能提高文字工作者的工作效率。”

人工智能的写作是一面镜子,可以让人类更清晰地看到自己的写作已经穷途末路。人工智能写作在倒逼人类写作,人类除非写出更好更有原创性的作品,否则被取代和淘汰是迟早之事。

不过,关于AI写作和传统写作之间竞合关系的讨论,业界似乎从未停止。

我在情感和价值上并不太愿意承认人工智能的主体性,但是我的理智又判断人工智能最后会成为超越人类的新物种。我深陷人类中心主义的立场,认为万物皆备于人,而人工智能可能不过是人类的又一个造物(玩偶)而已。但也许人真的不过是尼采所言的“过渡物”,是通向“超人”的桥。毕竟,在“永恒轮回”的阴影和厌倦中,如果突然出现了一个新物种,并能够与人类抗衡,也许是“未来千年备忘录”中最重要的历史事件。

虽然应用越来越广泛,但和人工智能在其他领域的应用一样,AI写作也引起了一些争议。

有公开数据显示,以目前的人工智能技术水平,记者的工作中只有约15%可以实现自动化,编辑则为更少的9%。这一数据或许可以使我们聊以慰藉:即使在AI成为主导的未来,仍然会存在为数不少的人类新闻工作者。正如万小军所说,AI写作会取代大多数的传统写作,但不会取代全部的传统写作,这主要取决于AI写作能达到的能力。

有一天,也许我们既能得见人工智能的背,也能得见其面,并在交互的爱意中获得新的世界。

第一类是像今日头条、百度、腾讯、京东这些技术大厂,大多是应用在自己的业务场景中。第二类是创业公司,这类企业主要切某个业务运用场景,核心是以AI写作技术提高行业内容方面的效率。第三类是媒体,目前大型媒体都在布局智能写作,往往选择引入以上第一和第二类的合作伙伴充实自己的相关技术。“随着AI写作行业的快速发展,未来几年还将快速涌现出新的市场玩家。”

据悉,浙江省医疗机构和符合资质的第三方检测机构日核酸检测能力已达6.2万人份,总体上能满足健康检测需要。(完)

倪佳俊母亲郑女士表示,疫情蔓延,社区华人为医护人员捐款捐急需医用物资,但很多急需防护物资的一线医院未能及时获得帮助。谈到此话题时,儿子倪佳俊很有心,说他可建立网上平台解决这个问题,很快建立了一个网上捐赠联通平台。

观察:颠覆还是融合?

“上海法院要以知识产权司法现代化、国际化、专业化、精细化发展为工作目标,充分发挥司法保护知识产权的职能作用,持续加大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力度,着力打造符合上海知识产权审判事业发展需要的专业队伍,不断提升司法保护促进法治化营商环境建设的能力,为上海提升城市能级和核心竞争力、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创中心提供更为优质高效的知识产权司法服务和保障。” 上海高院党组成员、副院长张斌说。(完)

“任何一项重要的新技术刚出来时,人们的反馈通常分两种,一种人会觉得一些职业很快要被取代或被颠覆,另一种则不以为然。对AI写作这个技术运用来说,我觉得取这两种态度的中间值较好。它会逐步渗透并影响到越来越多的行业和职业,其中可能会直接替代掉少数不需要太多创意的写作领域,但整体说引起颠覆为时尚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