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前IPO在即名创优品再爆致癌物超标“十元店”如何把握生存之道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云掌财经APP。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9月23日,上海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公告,称名创优品一款名为“一步可剥芭比甲油胶(樱桃红)”的产品,被检测出禁用物质三氯甲烷,其含量高达589.449μg/g。按国家规定,指甲油的三氯甲烷含量不得超过0.40μg/g,经计算,该产品的致癌物质含量足足到了国家标准限值的1400多倍。随后,名创优品对该产品申请复检,深圳市药品检验研究院的检查结果仍为“不合格”。

此前,就在10月9日,就有媒体报道称:柯鹏在出任恒大地产集团总裁的同时,也将兼任恒大深圳公司总裁,并分管即将上市的恒大物业集团。

今年6月,上海市场监督管理局抽查了一批餐具,名创优品经销的“KaKao Friends 单耳苹果碗”被发现三聚氰胺迁移量超标。不合规格的用料,可能会导致餐具在遇到高温时释放出甲醛。而这类不怕摔、不怕磨的树脂碗,常被运用到儿童的日常生活当中。

与此同时,新浪黑猫投诉等平台上也有不少标记了名创优品售卖虚假口罩,付款不发货的声音。

据招股书显示,名创优品创始人叶国富个人持股比例为80.8%。按照2018年9月腾讯和高翎资本共计投资10亿元,分别占股5.4%计算,名创优品彼时的估值为185亿元,叶国富的身家也将超过150亿元。

然而名创优品的低价和优质真的能同时共存吗?除了此次指甲油含有超标致癌物,名创优品已经不是第一次因为质量问题上热搜了。

价低,再碰上品牌在营销上偶尔成功抖了个小机灵,销量自然会原地暴涨。不得不承认,名创优品利用低价成功打开了自己的市场,也让叶国富赚取了现在的身家。

其中,2020年上半年,恒大地产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较去年同期277.45亿元,减少89.37亿元,同比下滑32.21%。与同期对比,恒大地产净资产为3397.44亿元,合并口径资产负债率为82.04%,母公司口径资产负债率为70.02%。

被查出含有致癌物的同一天,恰好是名创优品,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招股书的日子。据悉名创优品从去年开始计划在纽交所上市,募资1亿美元。IPO在即,发生如此重大安全事故,名创优品登陆资本市场的临门一脚又不得不缩回来。

24元的圆瓶无火香薰、10元的亚克力收纳盒、10元3只的软毛牙刷、5元的分装瓶,这些亲民的价格抓住了无数消费者的眼球。

2012年,叶国富去零售业繁盛的日本考察,并结识了设计师三宅顺也,两人达成共识,萌生了做名创优品的想法。2013年,名创优品在东京注册成立,风格主打简约、精品的设计风格,从一个十元店摇身变成一个低配版的“无印良品”。2020年全球门店数量超过4200家,年收入达到89.79亿元。

名创优品,被称为“中国最大十元店”,虽然一直强调主打“优质+低价”的产品策略。然而呈现在公众面前的似乎只有低价,如果保证不了质量,相信消费者也不会仅为低价买单。

柯鹏1979年出生于安徽,毕业于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专业,并获得复旦大学法学学士,清华大学工程管理硕士等学位,同时现于北京大学管理学博士在读。于2008年加入恒大集团,历任恒大集团总裁助理、副总裁,副总裁兼恒大文化集团董事长、恒大足球俱乐部董事长、恒大排球俱乐部董事长,恒大集团吉林公司董事长,恒大集团黑龙江公司董事长。

恒大地产为中国恒大集团的下属控股企业,目前服务包含地产、金融、健康、旅游及体育等多元化业务于一体。目前已获得多轮融资,其中就在昨天恒大集团获得了43港亿元战略融资。

叶国富从一个湖北小镇青年到拥有现在的财富得益于两次成功的创业经历。2005年创办的饰品连锁企业“哎呀呀”,聚焦月收入在2000元以下、年龄为12至28岁的年轻女孩。公开资料显示,2010年年底,“哎呀呀”在全国的店铺数量达到3000家。但伴随电子商务的崛起,线下实体店受到冲击。

据悉,名创优品预计2022年还计划在全球的100个国家及地区,开设1万家门店,其中海外门店达到7000家,年营收达1000亿元。然而当辉煌的背后,不欲人知的一面渐渐浮出水面之后,收获的就不再是鲜花了。

据了解,名创优品并没有自己的工厂,店铺中的绝大部分商品都是从800多家中国工厂中海量采购,再采用薄利多销,这就导致产品质量问题无法保证。显然,无论是供应商,还是名创优品都难逃其责。

财经可是角度:还没上市就踩雷?中国最大“10元店”产品登药监局黑榜!有谁能独善其身》

商业数据派:《名创优品没有秘密》

根据数据显示,最近三年及今年一期,恒大地产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391.96亿元、658.74亿元、387.71亿元和188.08亿元。同期,恒大地产资产负债率分别为83.52%、80.30%、79.57%和82.04%,均处于较高水平。

截至2020年6月30日,在中国本土销售的商品,95%价格在50元以下,但其毛利润实际并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低。招股书显示,名创优品2019和2020两个财年,毛利润分别为25.11亿元、27.32亿元,2020财年比2019财年增长了8.8%,2019财年毛利率为26.7%,2020财年增至30.4%。

或许名创优品当下要做的不是急于走入纽交所,而是停下野蛮生长的脚步,研究一下品控,莫不要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新周刊:《名创优品,用廉价劣品堆砌美好生活》

柯鹏在恒大内部被视为“福将”,因每到一个位置总能解决一些前任解决不了的问题而深得许家印赏识。因此,据外界猜测,恒大此时的换将,是志在冲击年初许诺的8000亿元销售目标,夺回销售榜单第一名。

3“十元店”们路在何方?

在日益蓬勃壮大的电商冲击下,与逐渐呈现萎靡的零售市场环境中,名创优品成立7年便达到百亿市场规模,并欲登陆资本市场,一度被称为新零售的奇迹。

再到今年的315,有消费者投诉,他在名创优品小程序里购买的医用外科口罩,根本查不到生产厂家和外包装上的注册证编号,怀疑自己买到了假货。

9月27日,名创优品对此事做出回应,称该公司与供应商第一时间对涉事商品展开第三方复检,检测机构为质量和安全服务公司Intertek,结果为“合格”。但名创优品也表示,尊重药监局的检测结果,并已对涉事指甲油作下架、召回处理,消费者可凭产品或购物小票在全国门店申请退款。

5月,南京市市场监管局也发现,名创优品某批次的金属耳饰、手镯的镍释放量、有害元素镉含量均不符合标准。

2“优质”和“低价”能否共生?

1从“哎呀呀”到名创优品,叶国富的生意经

名创优品作为当今时代改头换面的“十元店”佼佼者,店铺扩张速度之快,令人为之咋舌,这或许是导致产品安全问题的一个重要原因。飞速发展的背后,品控问题就不能保证。2019年7月,名创优品品牌总监王广永曾公开承认,名创优品跑得太快了,对供应链的管理没有跟上。对于此事商品质量问题,涉事店铺店长对此事做出回应,责任在供应商。

细数名创优品这些劣迹斑斑的行为实在称不上“优品”,一位的追求低价,就要随时做好承担由此带来的后果。

叶国富曾多次对外强调名创优品的“三高三低”原则,即“高品质、高颜值、高效率、低成本、低毛利、低价格”。